叼啤酒瓶的小偷
2016-01-25 11:53:17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
  艾国柱叹了口气,看着自己的右手。他苍白袖长的手指有些红肿,最凸出的部位破了皮。小时候对着杨树连续拳击一百多下,把杨树皮打下一圈,滋滋冒水,都没像现在竟然破了皮。可那小子还是不招。
    那小子看上去的确挺硬。寒冬腊月的天,让他自己脱光衣服,到院子里抱着一根电线杆,金鸡独立,嘴里叼着一个啤酒瓶,不用动拳脚,是个人早就招了。小偷早已哆嗦成一团,皮肤青得发白,却一言不发。艾国柱有些心烦,加上院子里凉,寒意太重,只好对着小偷练了一阵拳击,没啥外伤。
“我打你了没?”
“没有,我自己抱电线杆使劲大了。”
艾国柱身上暖和多了,心情也好了一些。
手机一直响,艾国柱不用看就知道,王紧、小牛、老潘在等他搓麻将。老潘去了小猪短租,就难得聚到一块了。艾国柱有些哀怨看了院子一眼,周五晚上,被一个小偷毁了。
其实就偷了一部手机,999元,但他和小偷都知道,这个数是一个坎儿。在他们那地方,盗窃999元入刑,以下的普通拘留。本地没什么规矩,这条规矩倒是执行得挺好,老百姓都认。
艾国柱又打了一会儿,他告诉自己,不能再打人了,这样对心理不好。
“领导。”微弱的声音传过来,是小偷。已经零点了,这个晚上毁了。
  “俺能用一下手机不?”
  “弄啥?” 
  “查一下俺做的活,查清楚了俺就招了。”
  艾国柱觉得有些没意思,他不是个爱破案的人,对立功也没兴趣,但对经不起严刑拷打的人总有些鄙视。以为是条硬汉,毕竟还是招了。
  他叹了口气,走向档案柜,拉出一个抽屉,提溜出一个袋子,里面是小偷身上的物件。把手机扔过去,小偷手僵了,没接住,手机散成了三部分,手机,后盖,电池。
  半天功夫,小偷把手活动开,装上手机,打开查看。几分钟后,小偷说“领导,我招”。
“我偷的是一部坚果手机。”
这倒是个好名字,艾国柱心想,拿起手铐准备把小偷铐上,999元,可以了。
小偷举起手机屏幕,上面写着,“坚果手机直降200元,现价699/799,京东商城现货发售。”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